简介:

莫关耀,男,1963年9月出生,浙江绍兴人,云南师范大学哲学与政法学院教授,硕士研究生导师。云南大学经济法专业研究生班毕业,2002.8破格晋升教授。2008.6获云南省第二届高等学校教学名师,2012.9月获云南省高等学校名师工作室。是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专家库成员,云南省第十一、十二届人大法制委员会、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立法咨询专家,中共云南省委依法治省领导小组办公室咨询专家。昆明理工大学兼职教授、硕士生导师,中国民航干部管理学院兼职教授。
 


最新文章

  • 莫关耀:大麻合法化,是福还是祸?

历史上中国是一个深受毒品危害的国家,1840年的鸦片战争,使中华民族深受苦难,成为“东亚病夫”,国家积贫积弱,遭到帝国主义频繁侵略,割地赔款,丧权辱国。

新时期,我国毒品问题呈现出复杂性,毒品渗透不断加剧,国内制毒案件频发,吸毒人员持续上升,毒品违法犯罪形势日益严峻,禁毒具有艰巨性和长期性。

我国是一个人口大国,在烟草危害没有得到有效控制,毒品危害没有得到有效治理的情况下,再放开大麻管制,无疑将带来一场灾难。

加拿大、荷兰等国大麻合法化法案对于种植、贩卖、吸食等都是有严格限制的,并非放任不管。例如种植数量(如加拿大规定为四株),贩卖要取得牌照(各国均如此规定),并且有数量限制(如荷兰从20克下降到了5克),购买者年龄限于成年人,吸食地点不得在公共场所等。也就是说这些国家对于大麻合法化也是有限制性法律规定的,我们不要产生误解,好像合法了一切放任不管了。

不要被西方个别国家的实践所误导,也不要被西方亚文化所影响,更不要不切实际,不论国情,妄议吸毒合法化,甚至出现毒品合法化的奇谈怪论。

国际层面,联合国《一九六一麻醉品单一公约》确立了对麻醉品的管制,《一九七一精神药物公约》确立了对精神药品的管制;大麻仍属毒品,受到严格管控。

各国都有自己的历史、文化、传统和法律制度,呈现出差异性不足为怪,尊重别人的选择是一种礼仪,更是一种智慧。

盲目跟风、效仿、追随才是一件可笑的事情,属非理智的行为。在中国宣扬吸毒合法化是有害的,宣扬毒品合法化是有罪的,与中国历史、传统、文化和道德相悖,更与国际禁毒法律和我国禁毒制度相对立。

没有最好的,只有最适合的。一个国家的法律制度总是与国情相一致的,毒品管制制度也不例外。

禁绝毒品,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。